艺术创作详细内容

        广播剧《辛亥滦州起义》(中)

        作者:编剧 汪洁日期:2013年7月22日 10:28

        解  说  辛亥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它如同星星之火,立即在南方形成燎原之势,北方各地也相继响应。危急关头,清廷重新启用袁世凯,对南方革命进行血腥镇压。但在袁世凯亲手创建的新军第二十镇,却发生了一场重大革命起义……

        第二十镇驻守滦州。镇统制(军长)张绍增是北方同盟会领导,张绍增领导的以“兵谏”所掩盖的北方革命起义失败后,在北方同盟会白雅雨、李大钊、凌钺等策划的,以管带(营长)王金铭、施从云、冯玉祥领导的“滦州起义”爆发了。起义虽然失败,但滦州地处京畿重地,大大动摇了朝廷军心,对推翻帝制、建立共和国起到了重大推动作用。

         

        第二集  同盟会在行动

         

        时  间  辛亥1911年十一月

        地  点  滦州(今滦县)

        人  物  白雅雨—革命党、四十多岁

        王金铭—管带、二十多岁岁

         施从云—管带、 二十多岁

        李大钊—革命党、学生、22岁。

        凌  钺—外交部长、二十多岁

        孙谏声—军内革命党人。二十多岁

        李  棠—店主、四十多岁

        张注东—警察所长、二十多岁

        朱佑葆—滦州知州,五十岁

        夫人—白雅雨夫人、三十多岁

        崔昭华—女同盟会员、学生、19

        白牧师—外国传教士,年龄随意

        张建功—管带、三十来岁

        岳兆麟—标统、三十来岁

        解说、兵甲、乙。

         

        乐亭大鼓  燕山麓、渤海滨,

        悠悠滦水濯古城。

        侧目望,千载铜驼生荆棘,

        百年屈辱瓦釜鸣。

        辛亥年,风云会,

        举义旗,滦州起枪声。

        挥戈回日沥肝胆,

        横马立刀鬼神惊。

        回眸百年怀英烈,

        大好河山血染成。

        【乐亭大鼓声中插播解说】

        解  说  张绍增被解职后,保皇派潘榘楹接任第二十镇统制一职,其狗腿子岳兆麟被晋升为第七十九标标统,留驻滦州。其他标队,分散调开。这天,七十九标管带施从云压抑着满腔怒火,来到一营管带王金铭处……

        施从云 【急促地脚步声渐近】气死我了!金铭,狗东西岳兆麟不让集会,不让自由出入,动不动就监禁弟兄,就地正法,搞得大家见面连招呼都不敢打了呀!

        王金铭  是啊,狗东西为涣散兵士斗志,还竟然鼓动士兵赌博、嫖妓、抽大烟……

        施从云  这样下去不行啊,还得赶紧把大家伙组织起来!

        王金铭  这样吧,趁后天滦州大集,咱们避开岳狗子眼线,去北山文庙开个会,商量商量。

        施从云  行!给玉祥他们也发个电报,看他们能不能从秦皇岛赶过来。

        王金铭  好!

        解  说  辛亥1911年九月十八,在滦州城北紫金山上,滦州起义之前史上有名的“文庙会议”就在此召开……

        王金铭   【气喘而进】从云,怎样,人齐了吗?

        施从云  金铭,八十标的弟兄们来不了,范国璋那厮看得太紧。咱们标的人都到了。

        王金铭  好,不等了,现在开会。同志们,袁世凯掌握军政大权以后,北方革命势力遭受了重大打击。吴禄贞统制被害、蓝天蔚协统被解押回原籍、张统制也被解职。我看与其等着让清廷走狗来一个个收拾咱们,不如重整旗鼓,大干一场!

        兵  甲  王管带说得对,大干一场,就是死也死个痛快!

        众  人  对,干脆杀了那个狗日的岳兆麟,打到北京去!

        王金铭  大家先别激动,还是得讨论一下眼下怎么办。

        兵  乙  张统制走了,谁当这个带头人呢?

        孙谏声  我看,就咱们武学会的王金铭、冯玉祥、施从云三位会长,行不行?

        众  人  行!好!

        王金铭  好。同志们,虽然张统制走了,但国事并非一人所能独任,亦不能因一人之去留,将国事遽行停顿。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况且革命事业,必须以牺牲精神为先!作为军人,地狱当前,我请先入!【叫好声、掌声】同志们,我们要团结起来,重新发动起义!【音效:叫好声混合热烈掌声】

        王金铭  好、好!【掌声停止】针对二十镇力量分散问题,咱们就以山东同乡会的名义把大家暗中串联起来,等联络妥当,就通电起义,打到北京去!

        众  人  好!

        孙谏声  我提议去武昌革命军政府求援,去天津找各革命组织请求配合。

        王金铭  你和我想到一块去了。谏声,你连夜去天津,先到张统制家找何任之,然后你们一起去找白雅雨先生,请他代为联络天津各革命组织,给予人力物力上的支持。

        陈谏声  是!

        王金铭  葛盛臣、赵宗元,你俩是南方人,明早启程去武昌,务必见到黎元洪都督,恳请他发兵北伐,以策应我滦州起义。【二兵:是】

        王金铭  龚柏龄、朱霁青,你二人速去东北各地联络我镇各部革命力量。【二兵:是】

        解  说  文庙会议掀开了滦州起义的新篇章。同盟会北方代表白雅雨听了陈谏声的汇报,认为北方革命的主要力量仍在二十镇。于是,一面派同盟员负责筹款、迎接湖北军政府代表的到来,自己则带领孙谏声、何任之等人三下滦州。不料,朝廷也加紧了对二十镇官兵的防范……七十九标标部,岳兆麟与麾下的稽查队员过不去……

        稽查甲  报告长官,这个人不像是革命党,

        他是家里爷爷死了,回老家奔丧的。

        岳兆麟  家住哪里?

        兵弁甲  西关王家胡同儿的,他在天津经商。

        岳兆麟  混账……把本标统的话都当耳旁风啦?

        兵弁甲  是、是!标统说过,凡是天津来的都……【嘟囔】可革命党仨字也没写在谁脸上,谁知道革命党长啥样?

        岳兆麟  那也不能放过一个,都给老子把眼睛睁大点!

        兵弁甲  是!【音效:立正,跑步下】

        解  说  岳兆麟正在低头烦闷、考虑如何控制革命党人之际,张建功悄悄地来到他的身侧…… 

        张建功  【小声地】标统……

        岳兆麟  哎呦!张建功,你怎么跟鬼魂似的悄没生息的?

        张建功  哦抱歉抱歉,怎么样?抓到革命党了?

        岳兆麟  【没好气】革命党脸上又没贴贴儿,碰个疙瘩都认不出来的!

        张建功  何任之算不算革命党?

        岳兆麟  何秘书?他追随张绍增主张立宪,应该不算吧?

        张建功  那你说,他现在回来是干什么来了?

        岳兆麟  什么?何任之回来了?

        张建功  是啊!

        岳兆麟  定是串联!他在哪儿?

        张建功  正在去一营二营的路上,恐怕会策动王金铭、施从云造反!

        岳兆麟  好!建功啊,抓到人可是大功一件。走!

        张建功  我只举报……

        岳兆麟  你?张建功啊张建功,你小子心计真可不一般!

        张建功  嘿嘿!

        岳兆麟  哈哈!

        二  人  哈哈……

        解  说  由于张建功的出卖,何任之被逮捕,被岳兆麟的稽查队押着游街示众。【游街音效】【宣讲声,作为背景声压混:朝廷要在外国使臣、中外记者、观光团面前,让咱们汉人为主的东路军败给他们八旗宫廷禁卫军,无非就是想显示出“满强汉弱”,以达其长期统制之目的……

        解  说  看到何任之临危不惧,大义凛然地沿街宣讲,白雅雨既是敬佩又是焦急他突然想到天津的刘牧师曾告诉他,有事,可以拿他的名片找滦州西街的美以美会李特牧师。

        王葆真  【急促】李牧师您好,我是天津教会刘俊卿牧师的朋友。这是他的名片,

        李牧师  白先生需要在下做些什么呢?

        白雅雨  我的朋友何任之,今天被驻滦州标统岳兆麟抓了,现正在游街示众,请您设法搭救。

        李牧师  噢,明天我给英国驻清公使朱尔典先生发个电报,就说你的朋友何是我的教徒,请他给滦州驻军标统岳兆麟发报释放……

        白雅雨  可李牧师,今天他就会被正法。无论如何也请您今天想想办法救救他啊。

        李牧师  噢、好,今天我先出面去保他,明天朱尔典公使的电报到了,料想岳兆麟不敢不放人。

        白雅雨  谢谢谢谢,非常感谢李牧师,我马上还要赶回天津……

        李牧师  白先生这时去车站,应该很危险。

        白雅雨  可……

        李牧师  滦州车站白先生还是不要去了。

        白雅雨  那……

        李牧师  你渡滦河,向东走,到下一站的石门再买票上车,应该就不会有问题了。

        白雅雨  好,好,谢谢李牧师!

               【音效:火车进站声】

        解  说  白雅雨辗转回到了天津,孙谏声等正在出站口焦急的等待……

        陈谏声  白先生,您可回来啦?大家都担心坏了。何秘书他……

        白雅雨  大家不用担心了,他被我的一位外国牧师朋友的朋友给救了。

        陈谏声  外国牧师?

        白雅雨  嘘——!

        陈谏声  【小声地】妈的,外国毛子比他岳兆麟的亲爹还厉害。白先生,湖南军政府代表已经到,大家都在等您呢……

        白雅雨  好,走!

               【音效:众人匆忙脚步声】

        解  说  白雅雨是被中国同盟会总部派来北方开辟工作的代表,现任北方同盟会长,公开身份是北洋政法学堂和北洋女师学堂教师。此时,他和孙谏声急忙赶到天津法租界老西开吉祥里9号。同盟会员凌钺、李大钊、张良坤、崔昭华等正和湖北革命军政府代表正在这里等待。见白雅雨安全回津,大家高兴极了……

        众会员  【激动地】会长、先生,您可回来了……

        李大钊  孙队官说何任之已经被捕,我们担心死了。

        白雅雨  守常,不用担心,不但我平安回来,何秘书也已获救。

        李大钊  太好了!先生,这是湖北军政府胡代表。胡代表,这就是北方同盟会长白雅雨先生。【二人:你好你好】

        胡代表  白先生,刘一请同志已经到了湖北军政府,经他推荐,王金铭任北方革命军政府大都督、冯玉祥任总参谋长、施从云任总司令,您任参谋长。

        白雅雨  【展纸声】太好了!

        胡代表  白先生,刘一请同志还让我带来四条建议。

        白雅雨  【急切】请讲!

        胡代表  一是二十镇分散驻扎,兵分力薄,可见袁世凯对滦军早有戒备,我们应充分警惕。

        白雅雨  好!

        胡代表  二是要告诉起义同志,不但要矢志革命见义勇为,还要谋定而后动,以决策制胜。

        白雅雨  嗯!

        胡代表  三、决定起义之前,最好与丰润丁开嶂的地方民军联络,以广结声援。还有第四、也是更重要的,七十九标三营长张建功,此人靠不住。

        白雅雨  一清同志真是用心良苦啊。【转头对李大钊】守常,你这边的情况怎么样?

        李大钊  钱款方面,已由女会员刘清扬的两个哥哥协助筹集了十万元。凌钺、张良坤还组织成立了起义敢死队,这个让凌钺给你说说。

        凌  钺  好,大钊先生。【转对白】白参谋长,现在我们这儿报名参加敢死队的已经有七十六个人,炸弹也已试验成功。

        白雅雨  【击掌】凌钺、良坤,好样的!下面我分配一下工作:大钊、汪灜两位同志留守机关,主持工作;【二人:好!】王法勤同志负责联络津郊驻军,以策应滦州起义【王:是!】;张良坤同志去丰润丁开嶂振武社,联络北方二十八路民军配合行动【张:是!】。凌钺、何英、于树德随我去滦州,先到城西雷庄、坨子头一带找个安身的客栈,然后敢死队再分期分批前去,策动军警和府衙反正,为起义扫清障碍。

        众  人  是!

        白雅雨  还有,崔震华,你们带领女会员,负责运送枪支炸弹,可假扮成孕妇,也可与男会员假扮夫妻,务必完成任务!

        女会员  是!

        白雅雨  同志们,我们这次滦州之行,甘愿以生命为代价,挽救民族、振奋国群,不成功便成仁!守常啊,有酒吗?

        李大钊  有!

                【音效:倒酒声,杯碗磕碰声】

        白雅雨  大家都端起来!(念) 风萧萧兮易水寒,【众人随】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渐弱】

        解  说  与众人道别后,白雅雨马上回家安排妻儿回故里……

        夫  人  雅雨,我们来天津都三年了,经历多少风雨了?我们娘俩非得回老家不可?这次去滦州,真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吗?

        白雅雨  说实话,是。你们回老家去,我没有牵挂了。

        夫  人  好吧,我听你的。

        白雅雨  先这封信缝在孩子的内衣里。

        夫  人  好……

        白雅雨  这个很重要,你回去以后,务必亲手把信交到沪军淞江分府都督钮永健手里,记住了吗?

        夫  人  他爸,你最好把信上所写之事告诉我,万一……我也好口述给钮大人啊。

        白雅雨  也好……你就告诉他,我白雅雨马上去发动滦州起义,请他立即派南军由海道北上,占据山海关,断绝京奉路,再会同滦州义军,直捣北京。

        夫  人  好。雅雨……我【哽咽】记住了……

        白雅雨  【拍后背】别、别这样,如果雅雨有什么不测,还请夫人把我们的孩子抚养成人……

        夫  人  雅雨,你就放心吧。【抽泣】

        白雅雨  请受我白雅雨一拜……

        夫  人  雅雨……【饮泣】

        解  说  送走妻儿,白雅雨带人来到滦州雷庄车站一个客栈常住。见一拨拨形色各异的客人集中到此住店,心思细密的伙计赶忙向店主李棠递了话……

        店小二  大哥,我看他们根本不像是贩货的,这些天他们人越聚越多,今天还来了几个女学生……

        李  棠  嘘——别声张,告诉咱们的人,都嘴紧着点儿,千万别上外头瞎嚷嚷去。

        店小二  哎。

        李  棠  你看他们哪个像领头的?

        店小二  嗯……我看,住“庚”字号屋子那两主儿像是主事的。

        李  棠  好,我去看看。

               【音效:脚步声渐近,“吱呀”推门声】

        白雅雨  呦,掌柜的来啦?

        李  棠  嗯,来了。两位啊,我李棠说话不爱转弯抹角,就有话直说了。

        白、凌  好、有话直说好,好……

        李  棠  依在下看,你们不是买卖人……

        凌  钺  啊,怎么?

        李  棠  我看你们更不是一般人。说实话,早些年在下被逼在东北绿林行侠,劫过富济过贫,几年前才金盆洗手,回老家来开了这么个货栈,本想就这么苟且下去,但武昌起义,竟勾起了在下的满腔斗志,现在、只是苦于投报无门那!

        白雅雨  掌柜的,够豪爽!

        李  棠  哪里,就是真人面前不打诳语。

        白雅雨  对,真人面前不打诳语。说实话我们的确不是买卖人,是要推翻腐清的革命党……

        李  棠  嘘——【音效:关门,脚步往返】李棠果然没看错人!

        白雅雨  对,没看错!

        李  棠  太好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白雅雨  得来全不费工夫,哈哈……没想到、没想到我们竟是志同道合之人!

        三  人  是啊是啊……

        凌  钺  掌柜的,这位是我们北方同盟会长、北方革命军政府参谋长白雅雨先生,我是敢死队长凌钺。我们这次来就是和滦州驻军共同发动起义的……

        李  棠  白先生,凌先生,若不嫌弃李棠出身绿林,我想跟你们干……

        白雅雨  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呀!

        李  棠  客栈的伙计,都是我过命的弟兄,各个身怀绝技。对了,我还有一好友李亿珍,在坨子头村私塾任教,他也是心向革命已久啊……

        白雅雨  好,那就速约他前来,不如果大家结拜为弟兄,共图大业!

        李  棠  能和您这样的大人物结拜,真是我们弟兄三生有幸啊。

        解  说  李棠、李亿珍等人加入了同盟会,不但使天津来滦州的革命党有了根据地,更使白雅雨深感如虎添翼。这一天,他们在龙山脚下举行了结拜仪式。

        白雅雨  我们十四人自此结拜为异姓手足,请天地为证!随我盟誓: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

        众弟兄  【齐声】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

        李  棠  弟兄们,按年龄排序,我李棠为长兄、雅雨为次、凌钺第三、何英第四、魏甫第五、张良坤第六……

        乙      我今年十七,最小,是你们的十四弟。

        丙      我有个提议,咱弟兄就叫“龙山十四郎”怎么样?

        众  人  好、这个名字响亮……

        凌  钺  兄弟们,发动起义,不成功便成仁,咱们就叫十四郎敢死队怎么样?

        众  人  好!不成功便成仁!

        解  说  很快,一批批同盟会员把枪支炸弹陆续运到了李棠的货栈。之后,大家又分头到学校、厂矿、田间进行宣传鼓动。这天,李棠兴冲冲从城里赶了回来,找到白雅雨。【脚步声渐近】

        李  棠  二弟,好消息!

        白雅雨  什么好消息?

        李  棠  有个在警察所当差的朋友告诉我,说两个警长今晌午头向警察所长张注东报告,说咱们到处宣传鼓动百姓的事儿,张所长竟然连理都没理,俩警长灰溜溜出来了。

        白雅雨  【感兴趣地】哦?这个张注东所长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李  棠  据说是个年轻开明的新派人物……

        白雅雨  太好了!

        李  棠  二弟,天津来的这些年轻人,天天宣传演讲,散发革命传单,揭露朝廷腐败内幕,把老百姓们的起义热情都鼓动起来了,现在滦州上下那就是一堆干柴呀!

        白雅雨  是时候了。大哥,马上集合同志们,去滦州警察所。

        李  棠  女会员也去吗?

        白雅雨  对!所有人,还要带上武器。

        李  棠  好。

        解  说  白雅雨、凌钺等二十多人来到滦州警察所……

        张注东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凌  钺  我们是中国同盟会、北方革命军政府的革命党人,兄弟年轻有为,为什么甘当清廷的走狗?

        张注东  这位兄弟也太刻薄了吧?我张注东虽然不是革命党,可我也是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那!朝廷腐败,对内欺压百姓,对外割地赔款,谁不是一肚子火?百姓们不但受官府衙门的气,如今,还得受洋鬼子、二毛子的气。你们宣传讲解的是句句在理、真是大快人心那!

        凌  钺  (天津口音)你还敢听我们讲演?

        张注东  怎么不敢?滦州府衙各部门的官员、职员,谁不去听?哎,我还看过你讲演呢,你是不是姓崔?

        凌  钺  对,我叫崔昭华。张所长,我有个提议,请把你三点水的注,改成帮助的助,你是助东不助西嘛。

        张注东  哈哈,朝廷在西,我当然不助西了!

        凌  钺  兄弟,敢和我们反清起义吗?

        张注东  连普通百姓都憋不住了,我还有什么不敢的?

        白雅雨  爽快!张所长,我是北方革命军政府参谋长白雅雨。听说朱佑葆知州是个爱民的好官,他也同情革命吗?

        张注东  当然了!他把给永平秋操建造检阅台的钱,抽了一部分用在滦河防洪上,那可是提着脑袋为百姓们办事啊。

        白雅雨  那就请带我们去见他。

        张注东  走!【嘈杂的脚步声渐远】

        解  说  朱佑葆知州听说来了同盟会的大人物,忙命令张注东快请。

        【音效:脚步声渐近】

        朱佑葆  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张注东  白先生,这位就是我们知州朱佑葆先生。大人,这位是白雅雨先生、这位是凌先生。

                【互相问候】

        朱佑葆  诸位请坐,请坐,注东,快倒茶。

        白雅雨  谢谢。这是我的名片。

        朱佑葆  (念)北方革命军政府参谋长白雅雨……哎呀呀,原来是参谋长大人到了,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白雅雨  敢问朱知州,能否宣布滦州独立?

        朱佑葆  (惊讶地)独立?

        凌  钺  是啊。朱先生,我们是奉南方革命军政府命令来滦州实行革命的,军警民众全都赞同讨伐朝廷。朱知州,清廷末日已到,大家心知肚明,请和我们一起推翻胡虏,建共和大业吧!

        朱佑葆  啊这……

        凌  钺  我们还要以滦州署衙为北方革命军政府,凡各税款,要一律交军政府以作军需。

        白雅雨  朱先生,凌队长说的已经很明白了,这可是大势所趋呀,不知朱大人意下如何?

        朱佑葆  嘶……

        张注东  大人,那些传单您也看过了,滦州的情况您最清楚,闹独立,谁也挡不住哇。让百姓们有好日子过,这不就是你的愿望吗?

        朱佑葆  好!与其天天提心吊胆,不如痛痛快快干他一场。白参谋长,我同意独立。

        白  凌  【同时】好!

        朱佑葆  张注东!

        张注东  在!

        朱佑葆  你马上带人去永平盐务局滦州第三征收局,查清存款账簿,立即将钱款交给白参谋长。

        张注东  是!

        解  说  白雅雨、凌钺等说服了州府、警所,为起义扫平了障碍。他们此时正拿着大批钱款,走在去往七十九标一、二营的路上……

                【乐亭大鼓声起。第二集完】

        所属类别: 戏曲创作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