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创作详细内容

        广播剧《辛亥滦州起义》(上)

        作者:编剧 汪洁日期:2013年7月22日 10:17

        解  说  辛亥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它如同星星之火,立即在南方形成燎原之势,北方各地也相继响应。危急关头,清廷重新启用袁世凯,对南方革命进行血腥镇压。但在袁世凯亲手创建的新军第二十镇,却发生了一场重大革命起义……

        第二十镇驻守滦州。镇统制(军长)张绍增是北方同盟会领导,张绍增领导的以“兵谏”所掩盖的北方革命起义失败后,在北方同盟会白雅雨、李大钊、凌钺等策划的,以管带(营长)王金铭、施从云、冯玉祥领导的“滦州起义”爆发了。起义虽然失败,但滦州地处京畿重地,大大动摇了朝廷军心,对推翻帝制、建立共和国起到了重大推动作用。

         

                     第一集  滦州兵谏

         

        时  间  辛亥1911年八月末至十一月

        地  点  滦州(今滦县)

        人  物  张绍增—第二十镇统制(军长)、四十多岁

        刘一清—第二十镇参谋长、四十来岁

        白雅雨—革命党、文人、24

        何任之—第二十镇统制秘书、二十多岁

        王金铭—七十九标一营管带、二十多岁

        施从云—七十九标二营管带、 二十多岁

        冯玉祥—八十标三营管带、二十多岁

        孙谏声—七十九标一营队官。二十多岁

        徐君勉—清廷官员、五十多岁

        潘榘楹—七十九标标统、四十多岁

        岳兆麟—八十标一营管带、三十多岁

        解说、卫兵 兵丁甲、乙,群众若干。

         

        乐亭大鼓  燕山麓、渤海滨,

        悠悠滦水濯古城。

        侧目望,千载铜驼生荆棘,

        百年屈辱瓦釜鸣。

        辛亥年,风云会,

        举义旗,滦州起枪声。

        挥戈回日沥肝胆,

        横马立刀鬼神惊。

        回眸百年怀英烈,

        大好河山血染成。

        【乐亭大鼓声中插播解说】

        解  说  滦州,今河北省滦县,原属直隶永平府,京奉铁路横贯于此,设有车站;是京津与东北之间的重要门户。辛亥1911年,大清政府决定在八月十九至二十九在滦州举行第三次军事演习,称之为“永平秋操”。但就在开操的前一天,武昌起义爆发,朝廷立即调兵南下镇压,秋操骤停。二十镇统制张绍增司令部,秘书何任之拿着朝廷急电匆匆入内。【脚步声】

        何任之 大人,朝廷连下三道急令,催我南下……

        张绍增 不要理他!朝廷丧权辱国,我二十镇绝不

        南下镇压起义!刘参谋长,你来看,我部

        现在在……

        刘一清  在这儿——滦州城北门外师范学堂内。

        张绍增  外围呢?

        刘一清  城北五里就是滦州火车站,站北是紫金

        山,东六里是滦河,河东是平原……

        张绍增  传令:架浮桥于滦河之上,形成据河为阵之势,以待起事。

        刘一清  遵命!【一脚步渐远、一渐近】

        卫  兵  报告!八十标三营管冯玉祥、七十九标一营管带王金铭、二营管带施从云,三人求见。

        张绍增  进来。

        卫  兵  是。有请!

        三  人 【脚步声】统制大人!【音效:立正敬礼】

        张绍增 【亲切地】坐吧。什么事?

        王金铭  大人,武昌起义,真是大快人心啊!

        张绍增  你们听说了?

        冯玉祥  是啊,军中天天有人散发传单、通报南方起义消息。

        张绍增  哦?那……下面各部都有什么动静呢?

        冯玉祥  呵呵,原来的中间派现在都喊着要推翻腐清、建立民国了呢。

        张绍增  哈哈……不用说,又是你们“武学研究会”的杰作。

        三  人  嘿嘿……

        张绍增 三位会长,下一步需要张某人做些什么?

        王金铭  不敢,大人。

        张绍增 不敢?你们还有什么不敢的?少罗嗦,说!

        冯玉祥 好,我来说。我们想请统制大人带我们起义!

        张绍增 起义?这可是掉脑袋的事情,你们不怕吗?

        三  人 不怕!

        冯玉祥 大人,湖北革命军政府成立以后,其他各省纷纷宣告独立,这对我镇官兵是个极大鼓舞。目前我二十镇士气高涨,犹如干柴烈火,只待一发,您就带我们起义打到清廷老巢去吧……

        张绍增  好、好,勇气可嘉!只是准备借秋操起义的三个军,现在只有我军留驻滦州,吴禄贞将军的第六镇已有一协编入第一军南下了,蓝天蔚将军的第二混成协也回了奉天,我们的势力已然大大削弱…

        三  人  可我们也不能就此罢手啊,大人!

        张绍增  放心,起义是迟早的事。你们的宣传鼓动做得很好……

        卫  兵 【脚步声,中远距】报告,标统潘榘楹求见!

        施从云 【愤愤地】这条走狗……

        张绍增 【对门外】我还有要事处理,请潘标统先回去吧。

        卫  兵  是!

        张绍增  你们哪……潘榘楹毕竟是你们的标统,要给他应有的尊重,以后起事,说不定还用得着他。【三人:是,是】还有,以后你们武学研究会的活动要尽量隐蔽,别让人抓到把柄,否则我也难办。

        三  人  是。

        张绍增  你们先回去吧。

        冯王施  是!【音效:立正敬礼】

        解  说  王金铭刚刚回到营部,队官孙谏声就兴冲冲跟了进来……

        【快速脚步声近,抖索纸张】

        孙谏声  管带,这是刚从火车上撒下来的传单…

        王金铭 【念】“冯国璋攻破汉阳,士兵烧杀掠抢整整三天……”太狠毒了!谏声,马上刻印五百份,快速散发出去。

        孙谏声  是!

        王金铭  回来!完事后蜡纸一定要烧掉,不能让潘榘楹之流抓到把柄。

        孙谏声  是!您就放心吧。他们不来便罢,若是敢来,有他们好看!

               【快节奏乐声】

        解  说  孙谏声等人刚把传单印发出去,七十七标一营管带岳兆麟就奉潘榘楹之令,带稽查队来到一营……

               【音效:刹车、车门、下车】

        岳兆麟  王管带……【由远及近】

        王金铭  呦!岳管带,有何贵干那?

        岳兆麟  潘标统接到密报,说你部印发革命传单……

        王金铭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岳兆麟  岳某这看是奉命行事啊【转头】给我搜!

        王金铭  慢!既是奉潘标统之命,他本人在场才更合适。勤务兵,我们去请潘标统。

        勤务兵  是!【音效:脚步声渐远】

        稽查队  【畏缩地】岳管带,还等两位标统吗?

        岳兆麟  不等了,给我仔仔细细地搜!

        稽查队  是!搜!

               【音效:多人杂乱脚步声四处散去】

               【旋即,三两人气喘跑回】

        稽查甲  管带!没有……

        岳兆麟  你们哪?

        甲乙丙  也没、没有,没搜到……

        岳兆麟  废物!

        甲      岳管带,是真、真没有……

        岳兆麟  算了,走吧!

        孙谏声  慢着!你们把这儿翻了个底儿朝天,怎能说走就走呢?

        岳兆麟  孙谏声!你给老子老实点。到处宣传革命,小心你的脑袋…… 

        孙谏声  孙某干了啥孙某自己清楚。倒是你岳管带,没搜到东西,总得给个说法吧?

        岳兆麟  什么说法不说法?走……

        兵  甲  喂、喂,我们营部是你想搜救搜,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众  兵  凭什么搜查……有什么证据……

        兵  乙  不把诬告的人交出来,就别想走!

        众  兵  对,别让他们走!说清楚再走!

        解  说  乱乱哄哄推推搡搡中,岳兆麟的口袋里不知不觉就多了一个物件……

        孙谏声  【高声】哎,等等——等等!咦?大家看看,岳管带这口袋里是啥?

        岳兆麟  抢什么抢?大家都看到了吧,孙队官抢我的东西……

        孙谏声  【音效:展开纸张声】岳管带别急,我先看看,马上就还你,【清清喉咙】范国璋攻克汉阳,烧杀抢掠整整三天……”

        众  兵  啊?传单!对,是传单!

        岳兆麟  啊?这、这、这不是我的……

        兵  甲  不是你的?可你刚才还让大家作证说孙谏声抢你的东西,现在又不认账啦?

        众  兵 就是,原来是他在散发传单,还诬陷我们一营。弟兄们,揍他……

        解  说 混乱中,岳兆麟被打倒在地,辫子也被趁乱割掉……就在这时,王金铭引着潘榘楹快步赶来……

        潘榘楹  住手、都给我住手!查到没有?

        孙谏声  报告标统,从岳管带身上搜到一张……

        潘榘楹  你的……

        岳兆麟  不是我的……

        潘榘楹  辫子!

        岳兆麟  辫子?哎呀妈呀、我的辫子(哭)……

        王金铭  潘标统,走吧,咱们去司令部找统制大人说说去?

        潘榘楹  【尴尬地】啊这?哈哈,误会、误会。金铭啊,你说有人举报,我能不做个样子吗?再说,这人也打了,我看哪,就算了吧,啊?

        王金铭  按理说呢,在我这儿,打人是要关禁闭的!既然标统说算了,那就算了吧。还不赶紧都给我出去!

        岳兆麟  你们也给我滚!

        众  人  是,是……

               【嘈杂的脚步声退】

        潘榘楹  那……潘某也告辞了。

        王金铭  不送!

        【音效:二人脚步声】

        岳兆麟 【哭腔】统制,您得给学生做主哇……

        潘榘楹  哭什么哭?瞧你那点出息!【沉吟】难道情报不准?

        岳兆麟  是啊,一点痕迹也没有,以后可不能再乱管了……

        潘榘楹  呸!实话告诉你,全镇我都安插了人手,连张绍增哪儿也不例外……

        岳兆麟  可是……大人,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太能蛊惑人心了,咱们跟袁世凯干,能行吗?

        潘榘楹  放心吧,孙中山不是袁世凯的对手。

        岳兆麟  嗯……兆麟听老师的。

        潘榘楹  三营管带张建功哪儿有没有进展?

        岳兆麟  这个人太奸滑,拉不过来……

        潘榘楹  不!他和王金铭、施从云不一样。

        【音效:大洋响】这些钱你拿去,要想办法让其为我所用!明白吗?

        岳兆麟  是。

        解  说  再说张绍增,不但拒不执行朝廷调兵南下命令,反而加紧练兵。这天,载涛贝勒突然派人前来……

        【急促地脚步声渐近】

        张绍增  许大人?

        君勉  嗯!徐君勉。

        张绍增  大人此来是……?

        君勉  ……

        张绍增  哦,一清,你带人外围警戒!

        刘一清  是。【跑步声渐远】

        张绍增  大人怎么突然前来?

        君勉 【效果:拍桌子】张绍增,你竟敢密谋秋操造反,真是大逆不道!

        张绍增  绍增愚钝,不明大人所指。

        君勉  装糊涂是不?实话告诉你,朝廷已然接到密报,说你准备借秋操暴动起义,直逼燕京。

        张绍增  诬陷、这是诬陷!

        君勉  我问你,为何拒不南下?

        张绍增  南方暴动属正义之举,属下怎能带兵前去血腥镇压?

        君勉  哈哈……好!果然是忧国忧民之士。涛贝勒密令!

        张绍增 【立正】臣在。

        君勉 【展开纸张】令张绍增会同第六真统制吴禄贞、第二混成协统蓝天蔚上书兵谏,要求君主立宪,若不允,即刻兵发北京。【纸响】这是君主立宪十二条纲领,你先看看。

        张绍增 【念】大清皇帝万世一系……这……

        君勉  这什么这,往下!

        张绍增 【念】宪法由国会起草,以皇帝名义宣布之,但皇帝不得加以修正或否认……军人有权参政议政……

        君勉  这个皇帝是不能废除的!皇帝只是一个虚名,一切都由国会说了算。

        张绍增  哦……

        君勉  你们三人马上联名上书吧。

        张绍增  还请大人容我们商议……

        君勉  还商议什么?袁世凯这个奸佞小人,出卖变法、杀害六君子、害死光绪帝,要是再让他掌握军政大权,不知还有多少人遭殃。张绍增啊、我的张统治,危急存亡、千钧一发,行动吧。

        张绍增  好!

        君免  到时候,我们拥立涛贝勒或梁启超先生出任内阁总理,杀掉袁世凯,实行新政。

        张绍增  绍增遵命!

        解  说  送走徐君勉,张绍增急急与吴禄贞、蓝天蔚商定速行兵谏后,张绍增又迅速回到驻地。

               【急促的脚步声渐近】

        张绍增  任之、任之!

        何任之 【跑步上】大人……

        张绍增  快,拟一份奏折,口气不怕强硬,要让朝廷认可这十二条纲领,否则,“荷戈执戟以为后援”!

        何任之  是。

        【音效:一人脚步声渐远,两人渐近】

        何任之  一清。

        刘一清  任之。【对内】大人,您看谁来了?

        张绍增  哎呦,这不是同盟会总部北方代表白雅雨白先生吗?

        白雅雨  张将军,久违了!

        张绍增  东北一别,实堪想念哪。 

        白雅雨  彼此彼此。

        张绍增  【对门外】来人!回绝一切来访,注意警戒。

        卫  兵  是!

        白雅雨  张将军一直倡言革命,为何又决定行兵谏之举呢?

        张绍增  唉,先生有所不知啊……

        白雅雨  雅雨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张绍增  您乃中山先生麾下之治国贤才,增愿洗耳恭听。

        白雅雨  大人和朝廷新贵虽有难以割舍的联系,但他们却只把大人当成争夺权力的筹码,如果兵谏失败,他们难免会舍大人以求自保。

        张绍增  这……

        白雅雨  大人上书虽意在挑衅,但恐怕等不到起义,就会……

        张  刘  何以见得?

        白雅雨  大人一再拥兵抗命、拒不南下,朝廷已起疑心,此乃其一。大人于朝廷危难之时,又以兵谏相胁迫,乃罪上加罪,这是其二。将军通电兵谏之后,朝廷必然震怒,

        张绍增  那又如何?

        白雅雨  他们定会一面派员安抚,一面收买你的部下,阻你事成,此乃其三。新军原是袁世凯亲手所建,现在他已复出,他那些亲知下属已经有所动作,等到朝廷缓过手来,将军——危矣啊……

        张绍增  还请白先生赐教。

        白雅雨  事已至此,大人只有立即起义。目前,京津虽有重兵防守,却是不堪一击。将军义旗一举,南北连成一气,大局可定。到那时,袁世凯虽拥有军队,却是进退失据,唯有向义军请和了。

        张绍增  但直取京津的话,一是条约规定“天津二十里内不许中国驻兵”,二是如果宣告起义,我镇月饷10万余元难以筹集。

        白雅雨  这些都不成问题。天津各国,既允许朝廷驻有直隶军阀镇压百姓,就能让我们以交战团的名义去驱逐他们。至于区区十万军饷,民众自会集资支援。

        张绍增  天津那边,得有人先去通融啊……

        白雅雨  雅雨愿担此任!

        张绍增  好……

        卫  兵 【中远距,着急地】标统大人标统大人您不能进去,大人有令……

        潘榘楹 【门外】我有紧急军情……

        卫  兵 【门外】大人有令,谢绝来访……

        张绍增 【急】一清,从后面送白先生……

        刘一清  先生请【二人脚步声渐远】……

        解  说  白雅雨二人刚刚走出,潘榘楹就闯了进了。

        卫  兵  统制大人,标统大人他……

        张绍增  好,你下去吧。

        卫  兵  是。

        张绍增 【怒】潘榘楹!【音效:拍桌子】

        潘榘楹  是,大人。

        张绍增  你提枪擅闯司令部,好大的胆子!

        潘榘楹  大人,属下是听说有革命党混进来,因而特地赶来保护大人

        张绍增   保护?哼!恐怕是有人别有用心吧?

        潘榘楹  卑职鲁莽、卑职鲁莽……

        张绍增  哼!下去吧。

        解  说  潘榘楹的举动,使张绍增行事更加小心。这天,秘书何任之送来一份密电……

        何任之  【低声】朝廷并无立宪之意,不惜购买军火自相残杀。今有枪五千枝、弹四百万发,由西伯利亚运经滦州——军火押运委员彭家珍。【期冀地】大人,怎么办?

        张绍增  【扭头低声】一清,你说呢?

        刘一请  【低声】大人,此乃天助我也啊!不论立宪还是起义,扣截军火,对朝廷都是个巨大打击!

        张绍增 【低声】好!参谋长,你带兵亲自去办,不得有误!

        刘一清 【低声】遵命!【脚步声远去】

        何任之  大人,彭家珍其实是京津同盟会的军事部长……

        张绍增  嗯……待参谋长行动完毕,你马上给军咨府发电,表明我立宪立场。再致电武汉革命军政府黎元洪、黄兴、宋教仁,以坚定其革命信心、加强南北之间的联络。

        何任之  是。【音效:立正,离去脚步】

        解  说  张绍增截扣军火的壮举不仅震惊全国,更使滦州兵谏向前大大推进一步。辛亥年九月十五日清晨,紫金山下,二十镇一万两千多官兵队列整齐,庄严肃穆。

        卫  兵  【高声】统制大人到……敬礼!【音效:全体官兵立正敬礼】

        张绍增  嗯……参谋长,开始吧。

        刘一清 【高声】是!降下黄龙旗,升白旗——

        【乐起】

            哎?革命军的旗应该是白色的,咱们的怎么中间还有一道红线?

        兵  乙  不管有没有红线,换旗就是起义!

        刘一清【高声】肃静、肃静!有请统制大人训话!

        张绍增  弟兄们,十几天来,就起事一事,大家各持己见、争论不已。如今,我部截扣了朝廷南运军火,更是有人议论不休。可弟兄们,武昌革命,是为除专制主共和!所以,我们绝不南下手足相残!

        革命派 【鼓噪】好!只要不南下,我们听从统制指挥…

        张绍增  但是!我们也不反叛朝廷。而是要求朝廷改革政治!

        保皇派  只要不造反,我们服从大人调遣…

        张绍增  弟兄们,全国同胞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大好山河正被世界列强宰割,朝廷腐败,已达国人不能容忍之境地。今天,我要带你们厉行兵谏: “奏请立宪,挽救危局!”

        众官兵  打到北京去!

        张绍增  好!今天这个誓师大会,张某将以全体官兵的名义,联名第三镇统制卢永祥、第二混成协统蓝天蔚,通电全国、上奏朝廷。何任之,宣读电文!

        何任之  是!【跑步、立定、宣读】二十镇官兵兵谏通电:武昌事变,事出有因,二十镇拟停军不发,要求朝廷速行立宪。日内送达请愿政纲十二条,限朝廷务于年内开国会,立宪法,选举责任内阁,且皇族不得充任内阁总理。诸多事项政纲内详,望朝廷务速照办,如不同意,即刻兵发北京!

        众官兵  【喊声雷动】打到北京去…打到北京去!

        张绍增  好……【喊声弱】马标一营管带张振杨听令!

        兵  甲  在!

        张绍增  我命你、挑选二十名骑兵,即刻进京,送十二条政纲到总理衙门和军机处。不得有误!

        兵  甲  是【跑步下】!

        张绍增  秘书处!

        何任之  在!

        张绍增  通电各省督抚、将军、军队将领和咨议局,以求响应!

        何任之  是【跑步下】!

        张绍增  全体听令,准备发兵!

        众官兵  是!

        解  说  滦州兵谏,就像一统重型火炮,在全国上下引起强烈震动。朝廷立即召开国会,选举责任内阁。不料,袁世凯当选为总理大臣,并立即向革命派士官“三杰”下了手。

        何任之  【哭进】统制大人,不好、不好了……

        张绍增  任之,何事惊慌?

        何任之  吴禄贞大人他、他……

        张绍增  【急切】禄贞怎样?

        何任之  今天凌晨、在石家庄火车站、遇害身亡了……

        张绍增  禄贞兄【剧咳】……

        何任之  大人!大人!

               【音效:急促脚步声近】

        刘一清  大人、大人……

        张绍增  怎么了一清?

        刘一清  蓝天蔚大人刚刚在奉天,被夺去兵权,被逼自尽……【哽咽】

        张绍增  天蔚啊——!

        何任之  啊?大人,您……

        刘一清  快传军医——大人,您听我说啊,蓝大人后被抢救过来,已经被押解回南方老家了。

        张绍增  传令、兵发、北京……

               【音效:多人脚步进】

        潘榘楹  哈哈……兵发北京?晚了!

        刘一清  潘榘楹,你来干什么?

        潘榘楹  【轻蔑地】我来干什么?哼!岳兆麟,告诉他们。

        岳兆麟  钦差徐君勉徐大人到!

        张绍增  徐大人?钦差?

        徐君勉  张绍增、潘榘楹接旨!

        潘榘楹  臣潘榘楹接旨……

        张绍增  臣、接旨。

        君勉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张绍增立宪有功,赏侍郎衔,荣升长江巡抚大臣。即日南下,驰赴长江一带专主安抚,将革命军一体解散。着原标统潘榘楹升任统制之职……

        潘榘楹  谢主隆恩!

        张绍增  徐大人,你们、你们把我们当……?

        君勉  绍增啊,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连贝勒爷都要看袁总理的脸色,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比起吴禄贞、蓝天蔚来,你这结果已经很不错了。还是速速动南下吧……

        何任之  【急】徐大人,朝廷百万大军尚不能镇压起义,区区一个巡抚就能令其一体解散吗?

        刘一清  【愤恨】这是变相夺权……

        君勉  【变脸】说的对!交印吧。

        刘一清   我看谁敢,来人!

        【音效:卫兵急促脚步进、枪响】

        刘  祥  啊——!

        张何刘  【同时】刘祥——!

        解  说  望着潘榘楹尚在冒烟的枪口和自己的卫队长刘祥当场倒地,张绍增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刘  何  【同时】大人!

        潘榘楹  谁敢不尊圣旨?刘祥就是榜样!【狂傲地】张侍郎,交印吧……

        君勉  哎呦喂,这还没出征就吐了血啦?

        潘榘楹  这可是兵家大忌呀,你说是不是啊徐大人……

        君勉  绍增啊,我看哪你还是别去南方了,回家养病算啦!

        何任之  哦?徐大人直接就替朝廷下旨了不成?

        徐君勉  不!我是替内阁总理袁世凯大人下旨,如今朝廷上下都得听袁宫保的,裕隆太后说了“没有宫保,谁能带兵啊?”哈哈……

        张绍增  呸!一清、任之,我们走…

         

         

        (乐亭大鼓声起,上集完)

        所属类别: 戏曲创作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