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创作详细内容

        电话那头的父母亲

        日期:2013年7月9日 09:56

          挤出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的人才招聘会场,挤进乱哄哄、热气熏天的公共汽车,望着车窗外形形色色各自己忙碌的行人,我猛地想起又是月底了,是应该给父母打电话的日子,这个习惯的形成缘于父母的千叮咛万嘱咐:有事没事,每个月给家打个电话。

          电话的那头是年近花甲仍在土里刨食的父母,电话的这头是年过30仍在一事无成漂泊着的我。

          电话没人接。我看了看表,晚上七点。

          七点十分没人接,七点十五没人接,七点二十还是没人接……

          直到快十一点的时候,电话那头才传来父亲熟悉又亲切的声音。

          "找哪呀?" 父亲说话总像唱歌似的,是非常浓重的乐亭调。我的眼前也在一瞬间清晰地浮现出父亲微驼的影像。

          "爸"!我焦急的喊道。不过,担忧的心情已得到了缓解。

          一句又一句的家常话唠过之后,电话里传出母亲对父亲的提醒:"问问他,对象谈咋样了?"

          "你问吧!"父亲迟疑了一会儿,对母亲说。

          "我手忒脏,你问吧!"

          "大小子,最近对象谈咋样了?"父亲开始了他的问话。我的小名叫大小子。

          "还那样儿!"我非常含糊地回答。

          "啥时候结婚呢?"

          "不着急呢!爸,这个事你和我妈就别操心了!我都说过多少回啦!"我的声音立刻提高起来,并且非常地不情愿。

          电话那头的父亲一阵沉默。

          "回来的时候,提前打个电话,到时候我好去接你!"说完,父亲把电话挂了。

          电话里传来一阵忙音,听着听着,我泪流满面。

          小的时候,偶尔读懂了一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我便自作主张的把"国家"二个字改成了"父母"。然后跟父母解释,父母高兴地合不拢嘴,一个劲儿地夸我是天才,是北大清华的材料……二十多年前的往事宛在眼前,如今的我不但事业无成,连一丝一毫的孝心都没有尽到,我到底在追求什么呢?

          镜中的我一天天地变老,父母则时时刻刻地在老去。将来的某天,我肯定会回到老家,声泪俱下地望着病床上的父亲,也许是母亲,父亲或者母亲慈祥也可能是痛苦地望着我,痛不欲生的我重复着说着一些废话,他们却有话说不出来了……

          窗外下起了秋雨,一滴一滴地滴在我的心坎。

          愿健康幸福与父母同在。

          ------完------

          原载《唐山劳动日报》2010年

        所属类别: 小说诗歌散文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